您的当前位置:AG视讯 > 沙滩篮球大赛 >

家里养了两猫一鼠日常胆战心惊

时间:2019-06-08

  

家里养了两猫一鼠日常胆战心惊

  嘉嘉赶到厨房门口,我大声说:“怎么办呀,怎么办呀!”嘉嘉拍了二壶的脑袋一下,二壶就松嘴了。

  家里的两只猫早已发觉家里来了新成员,想尽各种办法预谋进厨房一探究竟。尽管我每次进厨房前都先观察好周围形势,人闪进厨房后快速关上门,可还是没有两只猫敏捷。橘猫斗斗趁我进门时快速窜进厨房,三花猫二壶紧紧跟上,它们花了几秒钟找到了贾琏的藏身之处。这两只猫刚满月就来到我家,所以我猜它们这辈子还没见过老鼠?两只猫围着贾琏的家探头探脑,研究着这个肥成一团,行动缓慢的家伙。贾琏一副我吃我的坚果,你们看你们的态度,并不害怕。我分析,贾琏此时并不知道猫为何物。

  其实这个猫别墅买来只是我的一厢情愿,后来我发现它除了占据家里1平米外没有实际的功能。两只猫长到两个月时,两个鬼精灵每晚就在床角扒拉床单喵喵叫,试图跳上床。我会把它们抱上床一起睡。再后来,我查资料得知猫不喜欢上厕所的地方和吃饭的地方太近,所以把猫餐厅搬到了书房靠墙的一边。

  屋顶抢修失败,好在贾琏的身高和蹦跳能力并不占优势,所以我决定给它改装一个露天别墅,“这样看贾琏更清楚了,不过要更加小心猫。”我对来支援的嘉嘉说。

  突然听到厨房一阵骚动,还伴随若有若无的尖声惊叫。“不好,猫去吃仓鼠啦!”我突然反应过来厨房门没关严,从沙发上弹起来冲向厨房,嘉嘉闻声也从卧室往厨房跑。

  猫别墅还在那里,我会定期用吸尘器吸走吊床上的毛,有时经过这个粉粉的猫别墅,我会想起二壶还是一只小毛球时,从里面跌跌撞撞走出来舔我手心里的酸奶,吃饱了就躺在地上朝我翻肚皮;二壶第一次成功跳进吊床,在吊床里睡午觉,我则在旁边痴痴地看了一上午;过了几天斗斗也学着二壶的样子跳进吊床,两只毛球推推搡搡的争夺吊床的使用权......也许是因为这些记忆,我始终舍不得扔掉这个200多元买来的猫别墅。

  啃咬木棒其实是给猫买的,刚买回来猫会象征性啃两下。不到一天失去兴趣再也不理了。于是盒子里还没用的啃咬木棒全归贾琏了。猫鼠一起养就有这点好处,充分利用资源。比如之前给猫买的绿茶味豆腐猫砂,因为斗斗总是当成零食吃,所以两袋猫砂扔在阳台没动过。不得不感叹橘猫的强大基因。

  “这些仓鼠好胖呀,太萌了。”看了一眼同来的嘉嘉,我又说:“可是家里已经有猫了,可以养仓鼠吗?”嘉嘉也被这个问题问住了,只是说不能养在猫的视野范围内。“那就养在厨房的小阳台好喽!”一拍即合,店员按我的指示抓了一只最胖的仓鼠装进纸袋,顺便购置了鼠粮、垫窝用的干玉米芯。

  我给仓鼠取名贾琏,把它安置在厨房边的小阳台那里。我嫌铁笼子不好看,于是上网买了亚克力的鼠别墅,还在别墅里添置了各种玩乐设施。贾琏住进鼠别墅后,用了三天的功夫把别墅内的所有玩具和“家具”啃烂。啃完这些,它开始啃窝。这个鼠别墅在贾琏的门牙下显得很单薄。终于,它啃掉了别墅墙的连接点,准备越狱。我及时用胶带对鼠别墅进行了修补,希望在新的笼子到来之前,这个窝能多挺几天。

  两只猫特别喜欢看贾琏在外挂的浴室里打滚,每次看它在“洗澡”,两只猫兴奋地又伸脑袋又伸爪子,贾琏并不怕,它滚它的。洗完澡的它抖抖身上的白沙子,出来啃啃坚果,和猫对视会儿,就回到小木屋里打盹儿去了。小木屋里被贾琏堆满了玉米芯,是个相当隐蔽的房间。基本上贾琏回到小木屋,谁也发现不了它了。两只猫在旁边等了会儿,见贾琏不出来,也就失去了兴趣,开始东张西望了。我也放松了警惕,转身去给自己倒杯水。水倒了一半听到身后的响动,橘猫已经坐在贾琏家塌了的屋顶上。显然橘猫也没想到这玩意儿会塌,一脸蒙圈。我赶紧把猫抱了出来,贾琏也从小木屋里扭出来看看情况。

  “糟了糟了,贾琏中暑晕过去了!”嘉嘉赶紧找了个路边停车,我把贾琏托出笼子,放在路边抢救。我摸摸贾琏的肚子,试着喂它一些水。过了好一会儿,贾琏动了动,把早饭全都吐了出来。我又喂了它一些水,一直在路边折腾了1小时。

  贾琏吃饱了,顺着滑梯滑到一层,在滑梯旁打个滚,扭着肥肚子来饮水器旁喝水。两只猫被贾琏的一连串动作深深吸引,伸着头瞪大眼睛,鼻子已经贴到了贾琏家的亚克力透明墙。填饱肚子的贾琏开始对家以外的生物有了兴趣,它两只手扒着墙站起来,鼻子朝着橘猫的方向闻一闻。橘猫和贾琏的鼻子对鼻子,我在旁边看着它俩在“接吻”。

  嘉嘉开车,我坐后座上不时安抚下猫的情绪,没多一会儿,两只猫因为无聊统统睡着了。车行驶到途中,我回头看了下贾琏,一切正常,就是不太爱动。又过了半个钟头,我才发觉贾琏不对劲,回头一看,肚皮朝上了。这家伙不像在睡觉吧?我拿棍捅捅它,没反应。

  我来到客厅为贾琏的屋顶寻找材料,最终决定将猫别墅里的梯子拆下来。猫别墅是两只猫刚满月来到家里时购置的,一共3层,体积比旁边的五屉柜大两圈。二壶和斗斗还是两只小肉球的时候,在一层上完厕所,要依靠梯子费半天劲儿爬到二楼,在二层的猫餐厅歇会儿,喝喝酸奶,继续顺着梯子爬到三层睡觉。我在猫别墅的二层和三层之间挂了一个吊床,它俩似乎很长时间对吊床没兴趣。

  中暑后的贾琏整只鼠蔫蔫的,不太吃东西,也不再爱去浴桶滚沙子清理自己。我们每天密切关注着它的状态,怕它不喝水,我征用了家里的长把儿咖啡勺盛上水送到它嘴边,有时它会喝一点。过了差不多一周贾琏才恢复了活力。两只猫照样每天早晚跑到阳台看望贾琏,并一直在我眼皮子底下尝试如何把仓鼠弄出来。贾琏睡饱了从卧室出来,顺着滑梯一直滑到一层的时候,两只猫最为兴奋。二壶先是凑近笼子闻一闻贾琏,趁它走近后伸出爪子,试图用指甲勾住贾琏。我第一时间抱起想使坏的猫。“二壶该剪指甲啦!”我招呼来嘉嘉。

  猫和鼠有一个共通点,上厕所都是用砂盆。只是仓鼠会在玉米芯上尿尿,所以要定期把窝里铺的玉米芯更换一遍。每次更换完,贾琏都会把玉米芯运到小木屋里,重新布置它的卧房。贾琏除了在小木屋里睡觉外,那里还是它储藏坚果的仓库。其实二层的鼠餐厅总有供应不断的鼠粮、果干、坚果。虽然我每次清理它的窝,都会把它藏起来的食物倒掉,但他乐此不疲。

  家附近的商场旁边有个宠物店,每次去超市采购完,总是习惯性地去宠物店看看猫。站在外面隔着整面玻璃墙可以看到每个格子间的猫宝宝,大多数小猫是3个月内,懵懵懂懂的样子。偶尔也会有狗宝宝。看完玻璃墙上的这些,推开宠物店的玻璃门,进屋逛逛,临走时买几罐猫罐头或零食。

  家里已有两只猫的雪梨,对着一只肥嘟嘟的仓鼠心动了。猫和鼠能共处一个屋檐下吗?雪梨开始了她的“警匪一家亲”饲养计划,也不得不密切地关注着三只小家伙的一举一动。

  嘉嘉把这个肉球放回到鼠别墅。我则换了衣服穿了鞋,去楼下宠物店买了那个一直嫌弃的铁制鼠笼。

  贾琏来了之后,我会给他的玉米芯里掺一些豆腐猫砂。“反正都是豆腐渣做的,老鼠就算误吃也没事。”我这样想。布置好贾琏的新家,我指着鼠笼对嘉嘉说,“这笼子也还行,布置好了也没有那么丑了,还多了个大滑梯。”

  我先把橘猫捞出来,然后开始抢修屋顶。贾琏探头探脑地看着猫,猫的脑袋伸了过来要闻贾琏,贾琏也站起来把鼻子凑近猫。我一边用胶带抢修屋顶,一边扒拉两只猫,警告它们离老鼠远点。猫和鼠并不理会我,继续花样靠近对方,然后一个劲儿地闻。

  有一天在零食货架的最下面一层发现了一个笼子,里面住了一窝仓鼠。这些仓鼠在宽敞的窝里跑来跑去,有的啃坚果,有的玩滑梯。注意到我在看它们,一个个呲溜呲溜躲到隐蔽的地方去,不见了。

  新的鼠笼到了,比以前的亚克力鼠别墅小了些,上下两层。二层是卧室,卧室出来连接了一个转圈的滑梯,可以直接滑到一层。因为鼠笼面积的缘故,原先外挂的宽敞浴沙室改成了一个小小的浴沙桶。跑轮还在里面,其他装不下的玩具一律摒弃了,只留了啃咬木棒。

  我把从猫别墅里拆下来的梯子盖在贾琏的屋顶上,还在这个梯子改装的屋顶上挂了一个鼠秋千。贾琏对这个鼠秋千闻都不闻,我在上面放了几粒瓜子,贾琏才扭动着一身肉踩上秋千嗑瓜子。第二天我去阳台,正好看到贾琏垫着脚,试图顺着秋千绳爬上这个形同虚设的露天屋顶。看来这个家伙时刻不忘越狱的事业。我拆了它的秋千,它暂时想不到如何能爬到屋顶,慢吞吞滑到一层去“跑步机”(滚轮)上锻炼了。

  每次两只猫急吼吼地来厨房看贾琏,我都在猫身边陪同,时刻关注俩猫一鼠的动向。有一次我一个转身,二壶就跳上了鼠别墅的房顶,我赶紧把它抱走,敲了下脑门以示警告。二壶喵喵叫两声表达它的不满。中看不中用的亚克力鼠别墅岌岌可危,两只猫想把贾琏家拆了简直易如反掌。我用胶带补好贾琏家的房顶,又对窝检查了一圈,发现好几处连接已被贾琏咬得差不多快松开了。我找到嘉嘉开会,讨论新进一个鼠笼子的问题。“亚克力的才买一周就快散架了,还是铁笼子靠谱,可是楼下宠物店的铁笼子不好看。咱们抓紧选个又大又好看的。”嘉嘉同意了我的提议,两个人同时拿起手机刷淘宝。

  我赶紧把二壶和盯梢的斗斗赶到安全距离外,关上厨房门。贾琏从猫嘴里掉到地上后一动不动。我俩蹲下来研究贾琏是否还活着,“怎么不动了,是不是吓傻了?”我自言自语。“那肯定吓蒙了。”嘉嘉用食指捅了捅贾琏,贾琏轻微动了下,我俩才算松口气,还活着。

  一个周末,我在沙发上葛优躺。两只猫照例开始了清晨的全屋巡查。一般这俩猫都是分开巡逻,今天奇怪了,一前一后走在一起,走到玄关就没动静了。可能跑卫生间玩手纸去了,我心想,继续低头玩手机。斗斗时不时溜达到冰箱附近,朝客厅瞅瞅再瞅瞅我,若无其事地消失了。过了一会儿,我发现它蹲在角落里盯着我,见我转头看它,又假装没事地消失了。我心中狐疑,按兵不动。

  网上卖的鼠笼没有一个合心意的,不是太丑就是太小。我决心要给贾琏一个又大又漂亮的新家,就这样鼠笼的事又拖了两天。两只猫依然在我下班后,在厨房门外急吼吼的要进去,并且扒着门把手开始啃咬,以示威胁。为此,我买了把手套给厨房的门把手安上,希望延长门把手的寿命。

  在朋友圈晒了一下贾琏的新家照片,马上炸出一堆养仓鼠的亲朋好友。周末约好带二壶斗斗贾琏去串门。二壶和斗斗装在航空箱打包,贾琏则直接提着笼子放车上。这是第一次带贾琏出“远门”,也是最后一次。

  我冲到厨房门口,看到二壶嘴里正叼着贾琏,贾琏则尖着嗓子一个劲儿地叫。我傻眼了,脑袋里想着营救方案却不敢下手。把贾琏从猫嘴里拽出来?猫不撒嘴把贾琏咬死怎么办?那应该如何是好?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AG视讯